1. 首页
  2. 创业经历心得

很多年轻的创业者,过度关注要解决的社会问题而忽略了挣钱的最基本方法论

未经作者授权禁止转载

本文共3234个字,预计阅读时间需要7分钟。

上帝啊,请不要再让我交“智商税”了。

一) 何为“智商税”

“智商税”三个字多多少少让人不愉快,但实在找不出更加贴切的词汇来描述这样一件事情:在复杂的创业活动中,由于对商业环境和自我的认知偏差导致的损失。请注意,对于缴了“智商税”的人,并不是因为笨。我自己见过的案例中,在创业中缴了“智商税”的人,不仅不笨,而且思维能力很多都明显强于常人。至少我自己是不以缴“智商税”为耻的,重要的在于意识到这些问题,修正自己的认知。

“智商税”来自于认知偏差,而认知偏差几乎人人都有,有的时候甚至整个民族都会对特定的领域产生认知偏差。比如,全世界的民族除了犹太人,对利息的认知都是不充分的。大部分民族即便到了现代金融业很普及的年代,都认为利息是邪恶的,放贷收利息简直是坏人。我国市场经济发展不过几十年,互联网经济发展兴盛也才不过十余年,很多文化传承下来根深蒂固的认知偏差也会在创业活动中体现。比如我们的文化中,过分强调坚持坚韧,却缺乏“止损”这个概念。

另一方面,创业是另外一个世界,相对于学习或者工作。在学生时代,做一个好学生最重要的是什么?给老师想要的答案,甚至都不是正确的答案。在企业工作,最重要的是什么?给企业创造超出你工资的价值。可一旦创业,创业者仿佛进入一个丛林,里面有狮子、有老虎、有猴子、有大象,创业者孤身一人,没有了等答案的老师,也没有了企业平台可以依赖。

我接触的创业者,主要有两类人,都堪称优秀。其一,优秀学生出身,名校海归、清北、985、211等;其二,名企高管出身,银行、券商、保险、BAT高管等。成功的人总有策略依赖,而忽视了所处环境的转变。

我把在学生时代竞争取胜的策略叫做学生策略,把在企业中竞争取胜的策略叫做企业策略。创业者拿着学生策略或者企业策略,进入了创业的丛林会怎么样?会缴智商税。下面我尽量说说典型的“智商税”。

二) 从心理年龄说起

很多90后,读书的时候都或多或少听过一个说法。即,我的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大很多,甚至几十岁。我读书时,我几乎问了周遭所有的同龄人,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自己的心理年龄大于实际年龄。我在想,如果周遭每个人的心理年龄都比实际年龄大几十岁,这是显然不可能的。我当时的推理结果是,由于某种认知偏差,他们都错误地认为自己心理年龄远超实际年龄般成熟。

现在来看,我们会对曾经的幼稚心态会心一笑。可把这种认知偏差放大来看,人们普遍会认为自己比大部分人优秀。比如,有问卷调查显示90%的人认为自己的智商高于平均值;90%的人认为自己的驾驶技术超过平均值。这是多么震撼的认知偏差啊。

我们知道TMT创业有个二八定律。即20%的赢家几乎通吃市场,剩下的人大概率创业致贫。可是我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现在很多主流TMT行业的集中趋势比以往更加可怕,不是前20%的人,而是前2%,甚至前1%的人才能生存。当年千团大战留下了几家?15年打车软件的火拼留下的几家?现在共享单车还能活下来几家?现在你该知道1%不是夸张的数字吧。问题是,既然只有前1%的共享单车玩家能活下来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进入这个市场呢?那剩下的99%的注定创业致贫的创业者怎么会入场呢?要么他们错误地以为自己属于这前1%,要么他们压根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。总而言之,是缴了“智商税”。

三)奥运冠军和小偷

说一个我听过的真实案例:有一位奥运长跑冠军,有次在逛街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偷偷一位女士的钱包。冠军追过去,小偷应声就跑。冠军以为自己能追上小偷,谁知道小偷越跑越溜,很快就没影了!

这个案例恰好能让我说明一些道理。大家知道冠军为什么跑不赢小偷吗?冠军得到的训练可能是来自世界上最公平最简单的竞争环境了。有统一规格的跑鞋、跑道,有裁判来公正地判定时间,且取胜的游戏规则极其简单—-最短时间跑到终点即可。在追小偷的街面上,人头攒动、小商贩云集、小道岔道层出不穷、噪音熙攘不断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冠军跑不赢小偷。

一旦创业,我们就脱离的标准的跑道,离开了公平公正规则简单的环境,来到了熙熙攘攘的街面。最近有部电影挺好,叫作《天才枪手》,讲的是一群靠作弊考了高分的学生。想一想,假设一群习惯了作弊的竞争对手和你一起进入了创业市场会怎样?我不鼓励作弊,这明显是不对的。我只是说,真实的市场环境里存在大量的“作弊者”。如果你仅仅做个长跑冠军似的选手,经常心里指责竞争对手“不穿跑鞋”、“还没等哨响就跑”等,那就是缴了“智商税”。在今后的创业活动中,会或明或暗地吃亏。

四) 信任红利

最开始我了解到“信任红利”这个概念时,是在分析类似传销、旁氏骗局等文章中。这些文章的核心思想是,市场普遍存在信任红利。也就是说一个消费者第一次接触旁氏骗局时,只要他的思维能力不能看穿其中的谬误,在不完全认知的情况下,他会本能地相信眼前的骗局。这种信任红利是对初始信任的消耗。

我在《创业致贫》的序中提到,创业就是坑外有坑,套路连着套路。创业者会在这些坑和套路中被分为三六九等。最先创业致贫的创业者就是在不完全认知这些坑和套路的情况下,盲目相信,跟风去跳的人。还记得15年市场上大量的O2O宣传吗?那个时候每个媒体都在以确定无疑的口气告诉你,O2O机会大大的有。大量的创业者,在没有深入思考的情况下,盲目入场,创业致贫。后来,又听说VR特别牛,又盲目相信了。2年过去了,我看到的大部分VR企业经营状况都不好。

我发现,每隔一段时间,媒体、专家甚至经济学家会告诉创业者某个领域特别好,甚至是那种不干就对不起人生的大机遇。一时间好不热闹,每每会带动一大批不明就里的创业者进入这个市场。这些媒体、专家甚至经济学家挣走了“信任红利”,稿费、出场费、点击量等。那些盲目相信的创业者兄弟被套在深坑,体会到了“智商税”。

五)被忽悠的财富观

一旦开始了解创业这个市场,我们会发大量的高大上的声音。“我有个梦想,想要解决XX问题”,“我创业是有社会责任感,为了广大承受XX之苦的人群”。有人说的更加干脆“年轻人创业不要想着挣钱!”。这样的声音不在少数吧。

每一个体面的创业者都有装点自己的需求,特别是一些公众的已经成功的创业者。他们类似说出这样的声音可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形象,可能真的是表达内心的想法,也有可能是避免年轻的竞争者拿到真正的钥匙。真实的创业生态是个丛林生态,有老虎、有狮子、有狐狸、有兔子。假设你是狐狸,你会不会忽悠小兔儿把门打开?如果你是ICO做庄的庄家,你会不会放过那些没有基础投资能力的韭菜?我近身认识很多成功的ceo, 他们大多对赚钱抱有巨大的欲望,远不像在媒体上表现的那样清心寡欲,主要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创业。

好吧,都不说,那我来给创业者一把真正的钥匙:起步阶段的创业者,最重要的是挣钱、挣钱、挣钱!创业是以公司化为组织结构的不停追求盈利的机构。创业者,尤其刚刚起步的创业者不仅仅要琢磨怎么挣钱,而且要天天琢磨,日日琢磨,夜夜琢磨,琢磨挣钱的方法论。马斯洛需求等级,排在下面的是自身物质需求,上面的才是自我实现需求。起步阶段的创业者,为了创业而牺牲个人生活,甚至无法给个人家庭体面的生活,这个时候如果要求创业者去全心以社会问题为目标,多多少少会显得虚伪。不仅如此,越早挣到第一桶金对年轻创业者尤其重要。相信我,更多更早的资金,会改变你的人生。不是说不在乎社会贡献,我想等到创业者挣到足够的钱,自然会想到社会问题。

很多年轻的创业者,过度关注要解决的社会问题而忽略了挣钱的最基本方法论,企业亏损,啥也干不成,导致创业致贫。这个道理,早一年悟到,就少缴一年的“智商税”。

六)结语

创业之路,纷繁复杂,“智商税”的具体品类多如牛毛。本文限于篇幅,无奈只能说到这里。

我大抵见过三种创业者。一种是缴了10多年的“智商税”后痛苦不已,再也回不到精力旺盛的当年。一种是入行缴了几年“智商税”后幡然醒悟的创业者,大多默默地完成了认知升级。一种是一出道,好像所有的认知陷阱都对他无效,带着父辈的经验、方法论和智慧直接就能在商场作战。

第三种人啊,叫作创二代。